西江月·粉面都成醉梦原文、翻译及赏析

宋代 辛弃疾

原文

粉面都成醉梦,霜髯能几春秋。来时诵我伴牢愁。一见尊前似旧。
诗在阴何侧畔,字居罗赵前头。锦囊来往几时休。已遣蛾眉等候。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妻之美貌都成为了醉梦,已成过去,而我鬓白余生有几?初见之初即诵我的抒写愁怀之作,一看便知能与我同甘共苦者。
你的诗作与六朝诗人阴铿何逊水平相近,书法则在罗叔景赵元嗣之上,诗囊往来什么适合才能停止,每次归来,你早遣蛾眉迎候,为我整理诗囊。

注释
西江月:唐教坊曲名,后用为词牌名,又名“白蘋香”“步虚词”“江月令”等。正体双调五十字,前后段各四句两平韵一叶韵。
粉面:粉嫩洁白之面。陆畅《解内人嘲》诗:“粉面仙郎选圣朝,偶逢秦女学吹箫。”
伴牢愁:楚辞篇名,汉扬雄著。《汉书·扬雄传》:“又旁《离骚》作一篇,名曰《广骚》,又旁《惜诵》以下至《怀沙》为一卷,名曰《畔牢愁》。”注:“李奇曰:畔,离也。牢,聊也。与君相离,愁而无聊也。”
“诗在”句:引自杜甫《解闷》十二首:“陶冶性情存底物,新诗改罢自长吟。熟知二谢将能事,颇学阴何苦用心。”阴何:谓六朝诗人阴铿和何逊。
“字居”句:引自《晋书·卫恒传》:“恒作四体书势曰:罗叔景、赵元嗣者,与张伯英并时,见称于西州,故英自称上比于崔、杜不足,下方罗、赵有余。”苏轼《次韵孙莘老见赠》诗:“龚、黄侧畔难言政,罗、赵前头且眩书。”
“锦囊”:用李贺锦囊寻诗事。锦囊来往:出自《新唐书·李贺传》:“每旦日出,骑弱马,从小奚奴,背古锦囊,遇所得,书投囊中,及暮归,足成之。”

参考资料:

1、叶嘉莹主编 母庚才 顾之京副主编 朱德才 薛祥生 邓红梅编著.辛弃疾词新释辑评 (下册):中国书店,2006年01月第1版:第962-963页

2、辛更儒选注.中华传统诗词经典 辛弃疾词 :中华书局,2013.10:138 -139

赏析

  开头二句自叹年老。言青春年华已在如醉如梦的生活中过去,如今两鬓如霜也不知还能度过几个春秋,好景不长,令人失望,表现了作者叹老嗟衰的愁苦心态。“来时”二句写作者同诗友的亲密关系。言每次诗友来时,总是对我诵述扬雄《畔牢愁》之作,作者用扬雄的《畔牢愁》借指自己的抒写愁怀之作,表示“与君相离,愁而无聊”之意,很愿同我往还,密切关系,所以“一见樽前似旧”,和老朋友一样亲密无间。“诗在”二句颂美诗友工诗善书。此处化杜诗和卫恒语意,言友人之诗和南北朝诗人阴铿、何逊相近,值得学习;其书法也在罗(晖)赵(袭)之前,虽见称于人,而我却不敢恭维。结尾二句写候其来诗。《新唐书·李贺传》:“每旦日出,骑弱马,从小奚奴,背古锦囊、遇所得,书投囊中,及暮归,足成之。”此处化用其意,言互相赠诗不要停止,已遣侍人等候来诗,对诗友表现了企盼与敬重之意。

  此词追忆其生平数事,既以为知音,又表彰其内助之劳,更推崇其诗书之佳,篇幅虽短,情意殷切。

参考资料:

1、叶嘉莹主编 母庚才 顾之京副主编 朱德才 薛祥生 邓红梅编著.辛弃疾词新释辑评 (下册):中国书店,2006年01月第1版:第962-963页

2、辛更儒选注.中华传统诗词经典 辛弃疾词 :中华书局,2013.10:138 -139

3、范之麟主编.全宋词典故辞典 (上册):湖北辞书出版社,2001年:第1026页

创作背景

  此词元刊本编在庆元二年(1196年)遣放歌者诸词之间,却非为侍女所作。词意显为作者续娶范氏病殁时追忆情景,是一首悼亡词。

辛弃疾生平简介_辛弃疾个人成就_辛弃疾轶事典故

辛弃疾

辛弃疾(1140-1207),南宋词人。原字坦夫,改字幼安,别号稼轩,汉族,历城(今山东济南)人。出生时,中原已为金兵所占。21岁参加抗金义军,不久归南宋。历任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东安抚使等职。一生力主抗金。曾上《美芹十论》与《九议》,条陈战守之策。其词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对当时执政者的屈辱求和颇多谴责;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题材广阔又善化用前人典故入词,风格沉雄豪迈又不乏细腻柔媚之处。由于辛弃疾的抗金主张与当政的主和派政见不合,后被弹劾落职,退隐江西带湖。► 辛弃疾诗词全集

猜您喜欢

甘州 答漱泉玄武湖见怀之作 即用其韵原文

清代冯煦

去南鸿、影里望江城,秋色向人明。算衰杨断岸,枯荷残溆,曾照星星。

还共探春湖上,单舸蹙霜棱。负了沤家约晓日渔罾。

为报北来何事,只酒边芒角,消尽吴菱。梦淮东旧迹,烟草一程程。

又临醒、白沙如雪,问荒山、疲马几时乘。君归也,灯前疏雨,且觅初酲。

和研孙登秣陵城之作原文

清代冯煦

荒烟衰草晚萧萧,倦客登临恨未销。寒蝠虚檐吹雨暗,饥鹰废垒挟霜骄。

九秋败叶辞枯树,百战孤城咽暮潮。剩有戍楼旧雉影,更衔残照送南朝。

答象之谢惠黄精之作原文

宋代韩维

仙经著灵药,兹品上不刊。
服之岁月久,衰羸反童颜。
岩居有幽子,乘时劚苍山。
溪泉濯之洁,秋阳暴而乾。
九蒸达晨夜,候火不敢安。
持之落城市,谁复著眼看。
富贵异所嗜,口腹穷甘酸。
贫贱固不暇,锥刀乃其干。
坐使至灵物,委弃同草菅。
惟君冲旷士,敦然守高间。
食之易为力,天和中自完。
故以此为馈,其容几一箪。
报我三百言,浩浩驰波澜。
何以喻珍重,如获不死丹。
方当烦燠时,把玩毛骨寒。
他年灵气成,与子骖双莺。

答方佑甫感怀见示之作原文

宋代韩维

壮士何憔悴,寒郊独掩扉。
有亲垂素发,为客化缁衣。
风雪灯生晕,尘埃剑失威。
多惭佳句赠,无寥助骞飞。

答崔象之见谢之作原文

宋代韩维

阴风吹沙走长衢,方驾往过君之庐。
主人好事乐间尚,揖我谓我非俗儒。
欣然开馆扫尘榻,语论清简发不虚。
投冠释带聊自放,安用俗礼空囚拘。
分朋四座斗巧奕,聊以胜负为欢娱。
呼儿稍稍出珍玩,瘿器礧砢承枯株。
持竿拂壁似有重,最后乃挂双海图。
云昔武皇恃威壮,驱石塞海怪可吁。
鞭笞鬼神各就事,簸弄旗帜翻以舒。
鱼龙惊逃波浪恶,左右出没扬牙须。
但怜物类颇幽怪,画手安辨曹与吴。
北轩却下步小径,竹深桂静何萦纡。
我来方冬气凛冽,已爱翠色侵衣裾。
即看春风撼芽甲,定见红紫相欹扶。
乘间取醉更何适,主人勿遽嫌喧呼。

奉答吹台先生送蜀山人见简之作原文

元代张羽

若人辞天阶,消摇寒江汜。言送将归人,复念中林士。

殷勤吐芳藻,绸缪寓深旨。文虹被林薄,简珠照泥滓。

子畏伐檀刺,余怀白驹美。道同无殊辙,神交有妙理。

索居序已积,孤游情难委。写心酬妍倡,怛焉愁下里。

酬持国携具见访之作原文

宋代范纯仁

两家契义世难伦,老去相逢意愈亲。衰暗岂能宣上化,高闲空惜致尧人。

论交白社逾三纪,接武黄扉近十春。终日追陪何所乐,从容言笑尽天真。

和圣美翟家原道中之作原文

宋代范纯仁

晓烟浮水白,晴日透霞红。屈曲岭头路,萧条旗脚风。

主恩覃塞外,贤业满胸中。始信人声远,欢迎到处同。

和杨逸人桃林迁居之作原文

元代梁寅

心寂忘尘嚣,时清乐岩筑。爱此桃华林,葺之杜蘅屋。

葛篱延芳藟,石梁照浅渌。风翔双白鸟,雨卧一黄犊。

东皋杂妇子,中野见樵牧。赋诗云霞坞,携壶锦绣谷。

从君以优游,于此谢羁束。

观兰室禅老山阴道中之作次韵二首 其二原文

元代梁寅

诸峰翠拥兰亭胜,稧饮尝闻晋永和。羽客喜邀仙子鹤,野翁仍爱右军鹅。

粉垣护竹家家似,棕轿穿云处处过。最好昼眠松下石,若耶溪上听渔歌。

© 2018 诗词大全 | 古诗词 | 古诗文网 | 宋词精选 | 古诗三百首 | 古诗词鉴赏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