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州快哉亭记原文、翻译及赏析

宋代 苏辙

原文

  江出西陵,始得平地,其流奔放肆大。南合沅、湘 ,北合汉沔,其势益张。至于赤壁之下,波流浸灌,与海相若。清河张君梦得谪居齐安,即其庐之西南为亭,以览观江流之胜,而余兄子瞻名之曰“快哉”。

  盖亭之所见,南北百里,东西一舍。涛澜汹涌,风云开阖。昼则舟楫出没于其前,夜则鱼龙悲啸于其下。变化倏忽,动心骇目,不可久视。今乃得玩之几席之上,举目而足。西望武昌诸山,冈陵起伏,草木行列,烟消日出。渔夫樵父之舍,皆可指数。此其所以为“快哉”者也。至于长洲之滨,故城之墟。曹孟德、孙仲谋之所睥睨,周瑜、陆逊之所骋骛。其流风遗迹,亦足以称快世俗。

  昔楚襄王从宋玉、景差于兰台之宫,有风飒然至者,王披襟当之,曰:“快哉此风!寡人所与庶人共者耶?”宋玉曰:“此独大王之雄风耳,庶人安得共之!”玉之言盖有讽焉。夫风无雌雄之异,而人有遇,不遇之变;楚王之所以为乐,与庶人之所以为忧,此则人之变也,而风何与焉?士生于世,使其中不自得,将何往而非病?使其中坦然,不以物伤性,将何适而非快?今张君不以谪为患,窃会计之余功,而自放山水之间,此其中宜有以过人者。将蓬户瓮牖无所不快;而况乎濯长江之清流,揖西山之白云 ,穷耳目之胜以自适也哉!不然,连山绝壑,长林古木,振之以清风,照之以明月,此皆骚人思士之所以悲伤憔悴而不能胜者,乌睹其为快也哉!

  元丰六年十一月朔日,赵郡苏辙记。

译文及注释

译文
  长江出了西陵峡,才进入平地,水势奔腾浩荡。南边与沅水、湘水合流,北边与汉水汇聚,水势显得更加壮阔。流到赤壁之下,波浪滚滚,如同大海一样。清河张梦得,被贬官后居住在齐安,于是他在房舍的西南方修建了一座亭子,用来观赏长江的胜景。我的哥哥子瞻给这座亭子起名叫“快哉亭”。
  在亭子里能看到长江南北上百里、东西三十里。波涛汹涌,风云变化不定。在白天,船只在亭前来往出没;在夜间,鱼龙在亭下的江水中悲声长啸。景物变化很快,令人惊心骇目,不能长久地欣赏。能够在几案旁边欣赏这些景色,抬起眼来就足够看了。向西眺望武昌的群山,(只见)山脉蜿蜒起伏,草木成行成列,烟消云散,阳光普照,捕鱼、打柴的村民的房舍,都可以一一数清。这就是把亭子称为“快哉”的原因。到了长江岸边古城的废墟,是曹操、孙权傲视群雄的地方,是周瑜、陆逊驰骋战场的地方,那些流传下来的风范和事迹,也足够让世俗之人称快。
  从前,楚襄王让宋玉、景差跟随着游兰台宫。一阵风吹来,飒飒作响,楚王敞开衣襟,迎着风,说:“这风多么畅快啊!这是我和百姓所共有的吧。”宋玉说:“这只是大王的雄风罢了,百姓怎么能和您共同享受它呢?”宋玉的话在这儿大概有讽喻的意味吧。风并没有雄雌的区别,而人有生得逢时,生不逢时的不同。楚王感到快乐的原因,而百姓感到忧愁的原因,正是由于人们的境遇不同,跟风又有什么关系呢?读书人生活在世上,假使心中不坦然,那么,到哪里没有忧愁?假使胸怀坦荡,不因为外物而伤害天性(本性),那么,在什么地方会不感到快乐呢?(读书人生活在世上,如果他的内心不能自得其乐,那么,他到什么地方去会不忧愁呢?如果他心情开朗,不因为环境的影响而伤害自己的情绪,那么,他到什么地方去会不整天愉快呢?)
  张梦得不把被贬官而作为忧愁,利用征收钱谷的公事之余,在大自然中释放自己的身心,这是他心中应该有超过常人的地方。即使是用蓬草编门,以破瓦罐做窗,都没有觉得不快乐,更何况在清澈的长江中洗涤,面对着西山的白云,尽享耳目的美景来自求安适呢?如果不是这样,连绵的峰峦,深陡的沟壑,辽阔的森林,参天的古木,清风拂摇,明月高照,这些都是伤感失意的文人士大夫感到悲伤憔悴而不能忍受的景色,哪里看得出这是畅快的呢!

苏辙生平简介_苏辙个人成就_苏辙轶事典故

苏辙

苏辙(1039—1112年),字子由,汉族,眉州眉山(今属四川)人。嘉祐二年(1057)与其兄苏轼同登进士科。神宗朝,为制置三司条例司属官。因反对王安石变法,出为河南推官。哲宗时,召为秘书省校书郎。元祐元年为右司谏,历官御史中丞、尚书右丞、门下侍郎因事忤哲宗及元丰诸臣,出知汝州,贬筠州、再谪雷州安置,移循州。徽宗立,徙永州、岳州复太中大夫,又降居许州,致仕。自号颍滨遗老。卒,谥文定。唐宋八大家之一,与父洵、兄轼齐名,合称三苏。► 苏辙诗词全集

猜您喜欢

故国山川写景原文

唐代陈元光

浮光昂岳望,固始秀民乡。第宅参文武,姻㜕半帝王。

珠楼帘结绮,花苑水流香。礼节传家范,簪缨奕世芳。

飞鞭驰道坦,聚盖艳阳光。箫鼓迎欢会,桐麻遣唁丧。

勋臣扶景运,风树配天长。

感风发汗卧病数日推枕翛然叙事为十诗 其四原文

宋代韩淲

病起支颐久,形神稍稍安。岂堪誇壮健,只怕已衰残。

希圣心无倦,求官意渐阑。不为君子弃,何恨对瓢箪。

感风发汗卧病数日推枕翛然叙事为十诗 其一原文

宋代韩淲

病起窗前坐,哦诗一解颜。人生祇恁么,世事未如闲。

朝路谁知旧,田庐自往还。从今无别计,风月老溪山。

感风发汗卧病数日推枕翛然叙事为十诗 其五原文

宋代韩淲

病起水边行,风回柳弄晴。岸虚微坼土,涧浅细无声。

寂寂心逾静,飘飘神转清。衣襟带波影,搔首又诗成。

感风发汗卧病数日推枕翛然叙事为十诗 其七原文

宋代韩淲

病起寻藜杖,闲情孰可论。腾身上危径,著眼已高轩。

城堞看州宅,沙汀识远村。幸无衰老相,逸兴且丘园。

感风发汗卧病数日推枕翛然叙事为十诗 其六原文

宋代韩淲

病起呼童语,门前客不来。无人理花草,为我扫莓苔。

只欲寻书帙,何心泥酒杯。树阴横涧水,鸥下莫相猜。

奉和泛舟汉水往万山应教诗原文

南北朝庾肩吾

桂棹桬棠船,飘扬横大川。映岩沈水底,激浪起云边。

迥岸高花发,春塘细柳悬。陪歌承睿赏,接醴侍恩筵。

谁云李与郭,独得似神仙。

申仲义录事杭州来议论慷慨风节可喜作此以赠原文

元代谢应芳

客来试问钱塘事,冠盖都非旧日人。尚喜西湖堪种菊,不知东海欲扬尘。

手题王粲《登楼赋》,头戴陶潜漉酒巾。如此江山如此客,政须倾倒洞庭春。

汉水操原文

元代杨维桢

湘水离离,徒以斑我衣。汉水漪漪,可以禊我衣。翩然凌波夹龙飞,随龙云雨随龙归。

彼望疑兮疑是非。

余丈中大自虔还鄱阳弭节豫章南浦亭下相从累日议论慨然志节弥励感

宋代李光

抗志潜心六籍中,文章直欲拟轲雄。谁云前辈风流尽,尚有斯人气味同。

南浦送行伤碧草,北窗归卧享清风。君王寤寐思黄发,会见蒲轮徵此翁。

© 2018 诗词大全 | 古诗词 | 古诗文网 | 宋词精选 | 古诗三百首 | 古诗词鉴赏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