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楼送辛渐原文、翻译及赏析

唐代 王昌龄

原文

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
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译文及注释

译文
迷蒙的烟雨,连夜洒遍吴地江天;清晨送走你,孤对楚山离愁无限!
朋友啊,洛阳亲友若是问起我来;就说我依然冰心玉壶,坚守信念!

注释
芙蓉楼:原名西北楼,在润州(今江苏省镇江市)西北。登临可以俯瞰长江,遥望江北。丹阳在今江苏省西南部,东北滨长江,大运河斜贯,属镇江市。辛渐:诗人的一位朋友。
寒雨:秋冬时节的冷雨。连江:雨水与江面连成一片,形容雨很大。吴:古代国名,这里泛指江苏南部、浙江北部一带。江苏镇江一带为三国时吴国所属。
平明:天亮的时候。客:指作者的好友辛渐。楚山:楚地的山。这里的楚也指南京一带,因为古代吴、楚先后统治过这里,所以吴、楚可以通称。孤:独自,孤单一人。
洛阳:现位于河南省西部、黄河南岸。
冰心,比喻纯洁的心。玉壶,道教概念妙真道教义,专指自然无为虚无之心。

参考资料:

1、张国举 等.唐诗精华注译评.长春:长春出版社,2010:93-94

赏析

  “寒雨连江夜入吴”,迷蒙的烟雨笼罩着吴地江天(今南京一带,此地是三国孙吴故地。),织成了一张无边无际的愁网。夜雨增添了萧瑟的秋意,也渲染出了离别的黯淡气氛。那寒意不仅弥漫在满江烟雨之中,更沁透在两个离别友人的心头上。”连”字和”入”字写出雨势的平稳连绵,江雨悄然而来的动态能为人分明地感知,则诗人因离情萦怀而一夜未眠的情景也自可想见。 但是,这一幅水天相连、浩渺迷茫的吴江夜雨图,正好展现了一种极其高远壮阔的境界。中晚唐诗和婉约派宋词往往将雨声写在窗下梧桐、檐前铁马、池中残荷等等琐物上,而王昌龄却并不实写如何感知秋雨来临的细节,他只是将听觉、视觉和想象概括成连江入吴的雨势,以大片淡墨染出满纸烟雨,这就用浩大的气魄烘托了”平明送客楚山孤”的开阔意境。清晨,天色已明,辛渐即将登舟北归。诗人遥望江北的远山,想到友人不久便将隐没在楚山之外,孤寂之感油然而生。在辽阔的江面上,进入诗人视野的当然不止是孤峙的楚山,浩荡的江水本来是最易引起别情似水的联想的,唐人由此而得到的名句也多得不可胜数。 然而王昌龄没有将别愁寄予随友人远去的江水,却将离情凝注在矗立于苍莽平野的楚山之上。因为友人回到洛阳,即可与亲友相聚,而留在吴地的诗人,却只能像这孤零零的楚山一样,伫立在江畔空望着流水逝去。一个”孤”字如同感情的引线,自然而然牵出了后两句临别叮咛之辞:”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诗人从清澈无瑕、澄空见底的玉壶中捧出一颗晶亮纯洁的冰心以告慰友人,这就比任何相思的言辞都更能表达他对洛阳亲友的深情。

王昌龄生平简介_王昌龄个人成就_王昌龄轶事典故

王昌龄

王昌龄 (698— 756),字少伯,河东晋阳(今山西太原)人。盛唐著名边塞诗人,后人誉为“七绝圣手”。早年贫贱,困于农耕,年近不惑,始中进士。初任秘书省校书郎,又中博学宏辞,授汜水尉,因事贬岭南。与李白、高适、王维、王之涣、岑参等交厚。开元末返长安,改授江宁丞。被谤谪龙标尉。安史乱起,为刺史闾丘所杀。其诗以七绝见长,尤以登第之前赴西北边塞所作边塞诗最著,有“诗家夫子王江宁”之誉(亦有“诗家天子王江宁”的说法)。► 王昌龄诗词全集

猜您喜欢

汉三君诗原文

清代顾炎武

父老苦秦法,愿见除残凶。三章布国门,企踵咸乐从。

虽非三王仁,宽大亦与同。传祚历四百,令名垂无穷。

与胡处士庭访北齐碑原文

清代顾炎武

春霾乱青山,卉木苞未吐。绕郭号荒鸡,中田散野鼠。

策杖向郊坰,幽人在岩户。未达隐者心,聊进苍生语。

一自永嘉来,神州久无主。十姓迭兴亡,高光竟何许。

栖栖世事迫,草草朋侪聚。相与读残碑,含愁吊今古。

孙徵君以孟冬葬于夏峰时侨寓太原不获执绋适吴中有传示同社名氏者

清代顾炎武

老不越疆吊,吾衰况疏慵。遥凭太行云,迢遰过夏峰。

泉源日清泚,上有百尺松。忆叨忘年契,一纪秋徂冬。

常思依蜀庄,有怀追楚龚。不得拜灵輀,限此关山重。

会葬近千人,来观马鬣封。傥有徐孺子,只鸡远奔从。

一时诸生间,得无少茅容。俗流骛声华,考实皆凡庸。

淄渑竟谁知,管华称一龙。我无人伦鉴,焉敢希林宗。

惟愿师伯夷,宁隘母不恭。嗟此衰世意,往往缠心胸。

回首视秋山,肃矣霜露浓。

寄问傅处士土堂山中原文

清代顾炎武

向平尝读易,亦复爱名山。早跨青牛出,昏骑白鹿还。

太行之西一遗老,楚国两龚秦四皓。春来洞口见桃花,傥许相随拾芝草。

兄子洪善北来言及近年吴中有开淞江之役书此示之原文

清代顾炎武

淞江东流水波缓,王莽之际尤枯旱。平野云深二陆山,荒陂草没吴王馆。

五十年来羹芋魁,顿令泽国生蒿莱。岂无循吏西门豹,停车下视终徘徊。

少时来往江东岸,人代更移年纪换。即今海水变桑田,况于尔等皆童丱。

乍看畚锸共欢呼,便向污邪祝一壶。岂知太平之世饴甘荼,川流不盈泽得潴。

风雨时顺通祈雩,春祭三江,秋祭五湖。衣冠济济郊坛趋,岁输百万供神都。

江头担酒肴,江上吹笙竽,吏无敲扑民无逋。嗟余已老何时见,久客中原望乡县。

那闻父老复愁兵,秦关楚塞方酣战。忽忆秋风千里莼,淞江亭畔坐垂纶。

还归被褐出负薪,相逢绝少平生亲,怪此伧夫是何人。

广昌道中二首原文

清代顾炎武

匹马去燕南,易京大如砺。五㢠春雪深,涞上孤城闭。

行行入飞狐,夕驾靡遑税。融冰见晛流,老树陵寒霁。

啄鹊驯不惊,卧犬安无吠。问客何方来,幽都近如沸。

出车日辚辚,戈矛接江裔。此地幸无兵,山田随树艺。

且偷须臾閒,未敢谋卒岁。

广昌道中二首 其二原文

清代顾炎武

久客燕代间,遂与关山老。流连王霸亭,踯躅刘琨道。

枯荑春至迟,落木秋来早。独往兹怆然,同游昔谁好。

三楚正干戈,沅湘弥浩浩。世乏刘荆州,托身焉所保。

纵有登楼篇,何能荡怀抱。思因塞北风,一寄南飞鸟。

送程工部葬原文

清代顾炎武

文献巳沦亡,长者复云徂。一往归重泉,百年若须臾。

寥寥杨子宅,恻恻黄公垆。挥涕送故人,执手存遗孤。

末俗虽衰漓,风教犹未渝。愿与此邦贤,修古敦厥初。

哭归高士原文

清代顾炎武

弱冠始同游,文章相砥厉。中年共墨衰,出入三江汭。

悲深宗社墟,勇画澄清计。不获骋良图,斯人竟云逝。

峻节冠吾侪,危言惊世俗。常为扣角歌,不作穷途哭。

生耽一壶酒,没无半间屋。惟存孤竹心,庶比黔娄躅。

太仆经铿铿,三吴推学者。安贫称待诏,清风播林野。

及君复多材,儒流嗣弓冶。已矣文献亡,萧条玉山下。

郦生虽酒狂,亦能下齐军。发愤吐忠义,下笔驱风云。

平生慕鲁连,一矢解世纷。碧鸡竟长鸣,悲哉君不闻。

邢州原文

清代顾炎武

太行从西来,势如常山蛇。邢洺在其间,控压连九河。

唐人守昭义,桀骜不敢过。凭此制山东,腹心实非他。

事巳溯悲风,芒然吹黄沙。乞食向野人,从之问桑麻。

© 2018 诗词大全 | 古诗词 | 古诗文网 | 宋词精选 | 古诗三百首 | 古诗词鉴赏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