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令

王令(1032~1059)北宋诗人。初字钟美,后改字逢原。原籍元城(今河北大名)。 5岁丧父母,随其叔祖王乙居广陵(今江苏扬州)。长大后在天长、高邮等地以教学为生,有治国安民之志。王安石对其文章和为人皆甚推重。有《广陵先生文章》、《十七史蒙求》。►王令的诗文全集

生平

  王令的高祖父、曾祖父都曾在朝廷任要职,而他父亲只当过几年郑州管城县主簿。王令五岁时,母亲父亲已相继离世,唯一的姐姐已出嫁,王令遂成孤儿,无所依靠,只得孤身一人随当时在淮南东路真、扬州当驻泊、巡检一类低级武官的叔祖父王乙来到扬州,寄居在叔祖父门下长大成人,王令因此而以广陵人自居。

  王令七八岁时进书塾读书。他常是白天与众学童一起嬉戏,晚上回家独自读书,有时通宵达旦而不眠。少年时代的王令,好助人,气盛放纵,对他人不义行为好当面指责而无所顾忌,众人都很敬服他。

  宋仁宗庆历八年(1048),十六岁的王令跟随叔祖父的长子越石来到瓜洲(今江苏扬州南)。次年,王令即离开寄居十年的叔祖父而另立门户,接回了寡居而难以生存的姐姐及外甥。从此,王令开始了长达十年的与姐姐相依为命、孤贫流浪的家塾聚学生活。经济上失去了对叔祖父的依赖,一个三口之家的生活担子落在了年仅十七岁的王令身上。在瓜洲安家不久,王令便只身到山阳县某家塾当先生。第二年,又应邀去天长县一束姓的人家家塾聚学。在这里,王令一共度过了五个春秋。束氏,是王令一生中相交最深的知己之一,他给了孤苦的王令经济上的支持和感情上的安慰。实际上,束氏二子年龄与王令相当,也有一定的学识。王令《答束孝先》云:“君家兄弟贤,我见始惊夥,文章露光芒,藏蕴包丛脞。关门当自足,何暇更待我?固知仁人心,姑欲恤穷饿。”王令名为先生,实乃伴读,他也从不以先生自居。王令依靠束氏的帮助,维持着自己与家人的生活。

  宋仁宗皇祐四年(1052),朝廷举行科举考试,二十一岁的王令不顾众人的劝说,决然放弃了进取功名的机会。他本希望“生太平世,读书学古,自少壮期切切以自奋进,裨补当世之万一”,可现在“不幸穷蹇颠倒,不得比常流”(《壬辰三月二十一日读李翰林墓铭云少以任侠为事因激素志示杜子长》)。在这以后几年间,王令从未参加科举考试。黑暗社会现实,寄居他人篱下的孤贫生活,使他徒有济世救民之宏愿,却又不甘愿“将六尺躯,贱易五羖皮”(《答黄薮富道》),他以为人生只是暂就天地舍,“百岁只如梭过机,安能跼促努筋力,眼穿仰望丹桂枝?”(《快哉行呈诸友兼简仲美》)就在这一年除夕,在万家欢笑声中,王令哭作《送穷文》,叙述自己悲惨的人生,以泄心中苦闷:“自我之生,迄于于今,拘前迫后,失险堕深。举头碍天,伸足无地,重上小下,卒莫安置!刻瘠不肥,骨出见皮,冬燠常寒,昼短犹饥……”

王令的诗文

送庭老罢尉金坛原文

宋代王令

心无畦畛见天真,落落男儿七尺身。
莫叹一官淹圣代,聊将三釜慰慈亲。
月明空照居民侣,风急随飘去马尘。
寂寞西轩人别後,海棠花好为谁春。

张巡原文

宋代王令

禄儿射火烧九天,鬼手不扑神听旃。
群庸仰口不肯唾,反出长喙嘘之燃。
睢阳城穷缩死鳖,危系一发悬九渊。
巡瞠睨远两眦拆,怒嚼齿碎须张肩。
恨身不毛剑无翼,不能飞去残贼咽。
翁躯腥刀子磔俎,日嚼血肉犹经年。
霁云东攘两臂去,西来才有九指还。
胸中慎气吐不散,去随箭入浮屠砖。
忠穷智索其自效,更脔爱妾尝饥涎。
我疑没日贼不食,恐其肉酖死不痊。
又疑身骨不化土,定作金铁埋重泉。
何时山移陵谷变,发出鼓铸戈或鋋。
吾如得之顾有用,不诛已然诛未然。

惜交诗赠束孝先原文

宋代王令

千金得宝刀,不若得锸归。
宝刀虽云利,邂逅伤疮痍。
伤疮有复日,伤皮无完时。
不若远所伤,取锸安自持。
一凿以成井,再凿以深资。
清泉冽其中,定德发不移。
饮可沃吾心,浴能清吾肌。
此道如必尚,庶几有常为。
既庸铭我前,又书荐余知。

次韵和人古松原文

宋代王令

直枝难立鸟徘徊,地瘦根孤碍石回。
山野不逢终更老,闾阎无用始为材。
更无匠伯身尝过,只有幽人眼暂开。
谁与东风记霜雪,争令平地肯栽培。

秋日感愤二首 其一原文

宋代王令

击剑高歌四顾遐,男儿何事系如瓜。蛟龙不是池中物,燕雀乌知陇上嗟。

命有傥来犹未耳,天徒生我使穷耶。谢安未是才难者,底事苍生却盛誇。

答束孝先原文

宋代王令

纯金出镕炉,烜赫掩炽火。锦成洗春江,众目炫莫奈。

鱼盐物诚微,误用幸不涴。君家兄弟贤,我见始惊夥。

文章露光芒,藏蕴包丛脞。关门当自足,何暇更待我。

固知仁人心,姑欲恤穷饿。苟论才不才,自合弃如唾。

忆昨西来初,戚惕侍客坐。交持驾说口,张阖不可锁。

间发辨经义,铁舌莫摩挫。高文忽下投,白日骇天堕。

眩怖欲前掩,布帛不可裹。初视固宜惊,独获亦堪贺。

又如遇贵人,绣锦饰婀娜。回眸忽自鉴,恶面复窭裸。

屈降心巳甘,叹愤志亦颇。雄高岂复争,爱恤亦加荷。

大诗又来及,推与太浮过。自无贤可称,以是恶甚播。

譬如享尪人,豆食止则可。苟强担石负,蹉跌适足祸。

何以论报心,结草效鬼颗。

题步君叙园亭原文

宋代王令

我爱练湖春柳好,四十里围青玉城。
平流中澄绿镜匣,远山旁卧翠虎横。
黄林主人乐此地,瞰压湖面开以亭。
常将醉目望野色,数曲老画谁家屏。
山禽水鸟尽相识,飞入栏壁驯不惊。
有时落照到波上,一眼万叠金鳞明。
伊余与世既龃龉,奈此有地来归耕。
回头把眼看市道,愁向尘埃著脚行。

谢客二首 其一原文

宋代王令

扰扰车马客,各以势利奔。自问闾巷人,何为亦纷纷。

与客成往还,勉就俗所敦。礼不经圣人,颇厌后世烦。

欲问无所得,归视纸上文。非以孔子心,尚拜阳货豚。

乃知偪仄间,心迹久已分。去矣可奈何,更问来者门。

扬子江阻风原文

宋代王令

扬子江风十月初,四驾巨浪渺无隅。
常忧倾摇地为动,意欲起塞天无虚。
大舟不行就系岸,小舟分去争得鱼。
舟中壮士起坐笑,有酒更为斜阳酤。

送曹杜赴试礼部原文

宋代王令

霜风琅琅鸣鼓鼙,鸟寒夜噪树折枝。居者不出行者归,厩马解衔车弃脂。

长河夜冰船就维,百贾晏起朝闭扉。为问当今行者谁,出门千里到何时。

母送拊背父叹嘻,儿惜欲去哭挽衣。上马反顾纷涕洟,非所愿欲去何为。

家虽有田丰岁稀,所得偿公不及私。况望膻芗事庭闱,结发从学今十期。

始自有志徇孔姬,岂愿从世成依违。高堂华发纡素丝,暮年待子为光辉。

望我日久莫报之,苟得一笑辱弗辞。况望三釜家无饥,吾于二子久所知。

怪其才高所就卑,今乃语此诚可思。近闻天子变典彝,欲拨旧况收新奇。

子行出仕适其期,骅骝得路无衔羁。罢酒行矣无自迟,去取天宠酬亲慈。

© 2018 诗词大全 | 古诗词 | 古诗文网 | 宋词精选 | 古诗三百首 | 古诗词鉴赏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