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留后入朝纪事原文

清代钱澄之

元戎觐阙伟簪缨,召入东班色迥惊。边吏初知黄屋贵,宫臣还向直庐争。

朝廷有礼宁宜亵,藩镇何知自使轻!莫怪诸侯多跋扈,此曹驾驭本虚名。

哀哉行原文

清代钱澄之

沙县昔富盛,苦遭墨吏虐。开门揖义兵,如何反驱掠!

银铛遍郊原,旌帜塞城郭。谁怜富家儿,出门行带索。

富人何罪辜,累累马前缚!大麦死沟塍,抱饥不得获。

贾贩乘朱幡,倡优充铃阁。王侯递称尊,笙歌相间作。

戎马百田间,居者自云乐。如彼鱼游鼎,如彼鳦巢幕。

欲谏反见嗤,哀哉泪潸落。

送吴青闻给谏解官西上原文

清代钱澄之

炉烟初散解朝衣,白舫苍梧去不违。抗疏未蒙明主放,避谗先许直臣归!

忧时计笑书生过,去国人怜谏草稀!似我合随梅尉隐,伏波山下订渔矶。

端州杂诗又十一首 其十一原文

清代钱澄之

督师失势在苍梧,败后犹防列镇图。赤地魂销千里恨,沧江客散一舟孤!

戎机误国休轻诋,使相还朝岂易趋!莫怪言官封事激,中湘遗恸满天隅!

翠云峰初度原文

清代钱澄之

兵过关路绝,穷栖僧刹古。老树焚再生,岩花落更吐。

寂寥初度辰,廉纤经旬雨。霏殿暗龛灯,侵廊哑信鼓。

稽首礼空王,我生是谁主?今晨三十七,所历遍诸苦。

身名虽未亏,死丧竟何补!幸际天日开,春王朔再睹。

从此得归欤,黄帽归净土。

临轩曲 其六原文

清代钱澄之

内外关防视锁闱,金吾传奉凛天威。书生逻卒寻常见,争似银貂共锦衣。

临轩曲 其十五原文

清代钱澄之

中兴特重玉堂宾,固请加恩放八人。不是圣朝恩太吝,分明珍惜笼微臣。

吊忠诗 其二原文

清代钱澄之

骂贼都门太史雄,书生殉国勇从戎。南兵乌合知无济,西幸安驱正有功。

肘腋奸阴为间谍,头颅虏亦识孤忠。谁言君父难同报,已博侯封晋乃公。

端州杂诗又十一首 其四原文

清代钱澄之

元戎杖钺已专征,约法南人禁举兵。乌合自难迎大敌,骁腾或可借虚声。

冒封恩滥诛非罪,奉使官多撤有名。过岭尚书旌节弃,幸邀铜马脱馀生!

古诗 其五原文

清代钱澄之

步出城东门,遥望江南道。江南何所思?佳人委秋草。

灵衣张空房,流尘积輀旐。穗帐明月来,岂若平生好!

葱葱玉树枝,凋摧亦已早。朝为艳阳花,夕暮成枯槁。

人生少得意,得意难竟保。弃置勿复思,忧伤徒自老!

送别宪幕林树本之桂林原文

清代钱澄之

薄宦天南幸比邻,送君西去黯伤神!趋朝有诏敦元老,抗疏分班出小臣。

政本岂应容失节,幕僚借此欲抽身。桂林留守招贤地,扼腕同心大有人!

哭董紫

清代钱澄之

蛮乡淹瘴疠,闽海共艰难。皮骨殊方老,神情白昼寒。

辞荣求远使,破格拜天官。报国时甘忤,思亲泪未乾!

九原留鬓发,万古葬衣冠。久蓄南还橐,开箱不忍看!

晤曾庭闻 卸熊子文给谏死难汀州原文

清代钱澄之

并舫双江夜雨吹,疏灯坐对虎头痴。人前屡发怀沙愿,酒后哀吟吴帝诗。

读黄海岸先生「明夷集」原文

清代钱澄之

庞公学道处,庐峰孤月时。赤脚发狂走,咄咄空中奇。

微言成怪诞,流俗骇愚痴。妙谛岂足诠,大悟见临危。

敌来倾国迎,高遁贤者为。不臣复不去,幽囚还赋诗。

白刃岂不利,强项不可施!所由心坚刚,宁有鬼神持!

我读「明夷集」,激楚凄肝脾。至人已形解,壮士空含悲!

行路难 其一原文

清代钱澄之

望见梧云路不通,西来贯甲引弓雄。邻船烧尽榜人窜,独树孤舟系晚风。

行路难 其十八原文

清代钱澄之

赤脚敲门是再生,痴儿留得故人情。邻妪辍泣来相废,笑指今晨有哭声!

端州杂诗又十一首 其二原文

清代钱澄之

相公再出辅吾君,捧诏趋朝亦太勤。老子未惭「长乐」号,大夫难悔美新文!

露章谏议先时去,抗疏班行迥不闻。风节最称金给事,依违也畏李将军。

哭张司马四首 其四原文

清代钱澄之

并马江头向碧岑,星岩龙隐日追寻。看君摇笔须眉动,把我新诗泣涕吟。

难后尚随门下吏,箧中长宝故人簪。同人属和张、瞿韵,几度拈来痛不任!

入虔次芋园驿 同方蕴修守岁刘中丞远生昆仲寓中原文

清代钱澄之

万里依刘表,天涯渡汉年。海灯千帐静,画鼓一更传。

花媚江南客,杯衔渭北筵。与君皆只影,益羡二难贤!

哀江南 其十五原文

清代钱澄之

节义遍江东,皖人殊可丑。岂知刘广文,临难竟不苟!

捧檄署泾县,胡来誓死守。城破何从容,赴井还携妇。

又闻周广文,敢战敌为走。仓卒殒学宫,绝命刃在手。

拔刃手不开,殉之庶无负。如何泾县亡,一时有二叟!

行路难 其八原文

清代钱澄之

多难逢君事已迟,偷生到此岂宜悲!可怜身外无长物,留取孤臣一卷诗!

广州杂诗 其五原文

清代钱澄之

使客投閒卧海滨,轓车相过半交亲。故乡归去衣皆绣,南粤游回橐不贫。

受职莫忘明主赐,衔恩况是历朝身!汉廷吏道兼文武,岂畏兜鍪势逼人!

临轩曲 其三原文

清代钱澄之

衮衣黄幄殿中间,玉几凭临咫尺攀。跪迎炉烟宣履历,分明觌面识龙颜。

建昌守原文

清代钱澄之

昔过三衢市,狼狈史司理。为言旴城破,我走太守止。

缟衣者少年,云是太守子。凶耗传未真,旁皇失坐起。

虽无涕泪悬,意色不忍视!今闻旴人言,捐躯公素矢。

被缚入武昌,还闻骂贼死。骸骨委江城,亲戚复谁恃!

不知缟衣儿,曾否负归里?

行路难 其二十六原文

清代钱澄之

难后同年尚几存,惠州高蹈早为髡。闭门野史犹堪葺,莫负临轩特典恩!

形式
© 2018 诗词大全 | 古诗词 | 古诗文网 | 宋词精选 | 古诗三百首 | 古诗词鉴赏 | 网站地图